高原医疗精准扶贫

2018-01-26 10:00

西藏地广人稀,医疗水平与内地有着巨大的差距,122万平方公里仅有2家三甲医院,而总人口才320万。全区平均寿命仅68岁,而西藏阿里地区还不到50岁。如何解决好在自治区地处高原极端环境下干部职工和广大农牧民的医疗保障事宜,是目前急需解决的问题。其中因病致贫、因病返贫的问题尤为突出,越是贫困人口,疾病对家庭的打击越大。而自治区政府要在十三五末完成全面脱贫任务,与全国一起进入小康社会。这个压力对于自治区政府也是很大。如何通过提高医疗水平,减少因病致贫、因病扶贫现象, 是我们面临的一项重要课题。

2015年健康中国首次写入政府工作报告,五中全会又写入十三五规划,说明这是未来政策长期支持的方向。在未来人口老龄化的大趋势之下,大健康产业的发展空间巨大。综合分析,大健康的重点还是在医疗。中央提出激发创新创业活力,推动新技术、新产业、新业态蓬勃发展方针。实施网络强国战略,实施“互联网+”行动计划,实施国家大数据战略。推进健康中国建设。

2015年9月李克强总理在国务院常务会议指出,建立分级诊疗制度,是深化医改的重要举措,有利于促进优质医疗资源下沉,推进基本医疗卫生服务均等化,提高人民健康水平。要以提高基层医疗服务能力为重点,以慢性病、常见病、多发病为突破口,逐步建立基层首诊、双向转诊、急慢分治、上下联动的分级诊疗制度。加强基层医疗机构和县级公立医院服务能力建设,强化基层全科医生等人才培养,鼓励常见病、多发病患者首先到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就诊,推动基本实现看大病不出县。

2015年8月份由中组部主推的组团式医疗援藏工作在西藏的8家地市人民医院中开展,来自内地7个省市几十家三甲医院的100余位专家来到西藏。2年多来使得西藏这8家医院的医疗水平得到了大幅度的提高,为西藏的卫生事业的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由于西藏地广人稀,医疗资源不均衡,因此广大基层干部职工和农牧民的常见病、慢性病发病率仍然很高。高血压脑出血、高原心脏病等疾病严重威胁西藏居民的身体健康,因病致贫、因病返贫现象仍常见。因此我们不仅应该大力加强重点医院建设,还应该积极推进医院外的健康管理工作,将“高原健康保障体系”推进到各家单位、各个企业、各个乡村,做好预防工作。

在西藏网信办的推荐下,我推进的“高原健康保障体系”参加了由中宣部主办为迎接19大胜利召开的“砥砺奋进的5年”大型成就展。展览中我们展示了“西藏高原远程医务室”,它无需医生护士的直接参与,可以在单位、乡村实时采集人们的心率、血压、血氧、血糖、血脂、尿酸等数据,并通过网络传输到健康管理平台。对于筛查出的中高危人群通过可穿戴设备实时采集包括心率、血压、心电、血氧、心电图、运动、睡眠等指标,并通过手机传输到健康管理平台。健康管理平台获得数据后,对于高危群体存在的健康危险因素进行检测评估和指导,从而达到改善健康效果,避免心脑血管恶性事件发生,提高生活质量的目标,强调预防工作的重要性。这将是西藏广大干部职工和农牧民健康保障的有效措施,使大家充分认识到自我健康管理的价值所在。这对于整个西藏自治区防病、治病提供了保障,真正做到优势医疗下沉到基层。

另一方面,我们不仅应该做好筛查工作,还应该针对西藏高原低氧、低压环境进行高原病的对因治疗。西藏高原平均海拔4000米,空气稀薄,形成一个低氧、低压的外环境,由于氧气含量的绝对值少了导致了缺氧,高原环境是导致高原病的最重要因素。 目前西藏的弥散式供氧系统给氧浓度不稳定,对西藏低压的问题改善不明显。为了解决这个难题,我推出了“高原人居健康屋”。它通过改善高原低氧、低压环境并与智能监测设备结合,保障高原地区人们在睡觉、工作中有一个良好的微环境,从而在根本上解决慢性高原病的问题。此外,我们研制的高原便携式制氧机,一方面解决了西藏出差无法灌氧气的问题,同时它的便携性导致了人们使用的方便性。

“西藏高原远程医务室”与“高原人居健康屋”结合应用不仅解决西藏干部职工、农牧民的身体健康,防止因病致贫、因病返贫,而且对于解决入藏瓶颈有巨大的推动作用。援藏、建藏工作能够更加顺畅的推进,人才引进提供保障,西藏旅游人口大量激增,最终促进西藏的发展与稳定。


中组部15/16批博士团
西藏自治区第二人民医院 副院长
李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