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声音:你的心,我的疼——记北京医院援藏干部心血管内科李靖博士的爱心故事

2018-01-22 10:00

从北京去拉萨,从拉萨到北京。

11月12日,李靖带着西藏山南的小强巴来到北京。这位1973年出生于宣武区的北京人身材魁梧、小眯缝眼、地道京腔、听着舒服。这位北京医院心内科年富力强的大夫去年11月离开京城,参加为期一年的中组部援藏博士团,目前在西藏自治区第二人民医院挂职任副院长。

此行北京,李靖不是完成了援藏任务回家,而是带着8岁的强巴来北京儿研所进行心脏手术。强巴在西藏读小学三年级,发育比相同年龄的孩子要小。李靖是通过远程超声的方法,在西藏对强巴进行了诊断并确诊,强巴得了“先天性心脏病房间隔缺损”。李靖深知,小强巴如果不治疗,在高原很快就会发生肺动脉高压,心衰,以致死亡。强巴家中还有一个弟弟,家里并不富裕,看病费用大约3万元,来回北京的吃住行费用大约2万元。对于这个家庭来说是无法想象的。

在援友的帮助下,李靖募集了资金,联系了北京儿研所帮助手术。11月12日夜里11点,李靖带着强巴和他的父亲及姑姑来到了儿研所,值班的医生、护士热情的接待了他们。

三天后,11月15日,儿研所的张主任为强巴做了房间隔修补手术,手术非常成功。11月17日,李靖去看望了小强巴,小男孩已经从监护室转出来了,可以和他交流了。他们非常感谢儿研所的医护人员对他们的照顾。11月25日,强巴一家从儿研所出院,踏上了返回西藏的列车。

我是在参加GE医疗观影会活动中见到李靖的,这个专业医生在GE医疗集团出品的微电影《十年,我的生命因你转弯》中本色出演,有模有样。影片由一场车祸开始,李靖大夫在急救现场使用便携式掌上超声设备viscan,对伤者进行诊疗,不仅救出一条人命,也使伤者的儿子选择了学医并成为像李靖一样的好大夫。李靖说,这是医生对救死扶伤的具体行动。

学医需要勇气和耐力。李靖告诉我,他是1991年从首都医科大学临床医疗毕业后,2000年就读于协和医科大学,硕博连读,2005年毕业。“1996年在北京天坛医院毕业实习的时候,当我亲自参与救治患者的那一刻,真正开始了对医生这个行业的热爱。”

其实,送小强巴来北京治病是今年李靖和援藏医生们开展的第二次先天性心脏病救治活动。第一次救治活动是在今年春天。李靖说,我们在4月开展了今年第一次的先天性心脏病患儿救治活动。筛查了16名可疑先天性心脏病孩子,确诊了5例患儿。我们在儿研所侯文英大夫的帮助下,找到了北京儿研所,对孩子进行手术。还是在援友的帮助下,募集了救治资金。

5月27日,我和援藏医生们带着患儿来到了北京。6月2日,开始对孩子们进行手术,手术效果非常好。10天后孩子们返回了西藏。“此后1个月、2个月,我在西藏对孩子们进行了复查,手术效果复查好,没有并发症。他们可以健康地生活了。”

中央援藏工作开展已经超过20年,为西藏的政治建设、经济建设,搞好民族团结,改善藏区人民生活发挥了极大的作用,取得了很大成绩。在卫生领域,今年中组部又开展了组团式援藏工作,加大了卫生援藏力度,为自治区卫生工作的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李靖通过一年在西藏工作的亲身经历深有感触地说:“由于西藏自治区地广人稀,医疗水平与内地还有很大的差距,医务人员的数量及医院的数量远远低于内地,很难解决西藏农牧民看病难的问题。西藏太需要医生和医疗资源了。一个北京人所获得的医疗资源相当于地方上一个市长。那我们如何解决这个问题呢?我认为,应该通过互联网+医疗的方法根本解决西藏农牧民看病难的现状。”

李靖说,西藏平均海拔4000米以上,高寒缺氧,儿童先心病发病率远高于低海拔地区。为了尽快救治患“先心病”孩子,他认为,一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不可能解决西藏所有先天性心脏病患儿的筛查。为了更好地推进西藏先天性心脏病筛查工作,他与GE公司、IBM公司等合作,开发建设“西藏自治区先天性心脏病筛查平台”。通过北京、上海的专家对西藏患者进行超声诊断,完成西藏先天性心脏病的筛查工作。今年已经开展了三次跨省的远程超声诊断活动,与北京、上海的相关专家进行了远程诊断和培训工作。

李靖带着极大的热情,把全部的心血投入到工作中。他从最基础的筛查工作起步,开展了西藏自治区新生儿出生缺陷筛查工作,这是西藏地区0的突破。10月27日,举办了“西藏自治区新生儿出生缺陷筛查启动仪式”。这次工作将对西藏2万名孩子进行免费筛查,数量超过1年出生孩子的1/3。

他平静地说:”当天晚上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就给予了相关报道。今后,希望该工作形成西藏常态化工作。这在全国尚属首次,我希望可以借此帮助更多孩子免除‘先心病’的噩运。目前,我们已给40名儿童进行筛查,筛查出10个,手术治疗7个患儿。”

为了提高西藏医生的医术水平,李靖还对当地医生进行培训。县医院的医生通过远程超声系统,进行心脏超声标准切面的取图培训,然后携带超声仪器到乡村进行超声筛查,再将超声图像通过互联网传到专家的电脑上,由专家进行超声诊断,从而解决以往西藏本地不能筛查先天性心脏病的问题,同时传授西藏基层医生筛查先天性心脏病的技能。

鉴于西藏地处高海拔极端地理环境,去年11月进藏后,李靖发现自己的心率、血压都升高了。他深知,长期如此必将对心脏、肺脏、脑血管等造成严重影响。据说近5年在阿里倒在工作岗位上的干部就有20余人。
    

为了保障更多的人的身体健康,更好地为西藏服务,李靖向西藏组织部建议实施“西藏干部健康管理平台体系”建设,对干部健康状况实施动态管理,以保障极端环境下在藏干部的身体健康。同时建议区、地、县以及区外相关医疗机构建立联动应急保障机制,使在藏干部能够得到有效、及时救治。他欣慰地说:“该建议得到了西藏组织部领导的肯定与支持,项目现在正在实施中。”

对于一名医生来说,哪里有病人,哪里就是他的“战场”。李靖告诉我说:“博士团工作期限是1年,应该在2015年11月结束工作。但是中组部人事局以及西藏组织部的相关领导找我谈话,希望我能为西藏再服务1年。因此,我又参加了组织部第16批博士团,延期1年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