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凡故事 | 聆听高原的心跳

2018-01-20 09:30

蛇行般的砂石小径,远离了寂静的雄曲河谷,指向不远处漂浮在灰暗云团下的门堆村,旦增错姆就生活在这里。在过去七年时间里,当同龄的孩子追赶狂风和烈日挥霍童年时,身材格外矮小的她只能倚在石檐下,百无聊赖地看着几丛迟绿的白玛草。

直到半年前,她通过动脉导管结扎术从先心病的梦魇中醒来,才彻底摆脱了那颗左右心室发育变形的心脏原本可能给她带来的生存风险。

“补心”工程

一直以来,先天性心脏病始终是高原新生儿最大“杀手”。由于西藏高寒缺氧,含氧量通常是内陆地区的60%,因此婴儿出生时常出现动脉导管和卵圆孔未闭或者不闭合,再加上优生优育意识严重缺乏等因素,导致高原先心病发病率达到内地的三倍,目前确诊的患病儿童已经超过1万多人。

旦增错姆就是一位动脉导管未闭症患儿。如果晚几年就诊,她的身体会出现紫绀、心衰甚至危及生命。但今年5月以前,尽管7岁的旦增错姆看上去就像4、5岁孩子的模样,可是这个每年收入不过1万多元的家庭,只是单纯将这种消瘦归因为营养不良。

“发育不良是先心病最显著的特征,5月底,我们是利用便携超声仪器在堆龙县筛查出了5例先心病孩子,将他们都送到首都儿研所。现在,他们都恢复得非常好。”作为中组部援藏博士团的一员,北京医院心内科、西藏自治区第二人民医院挂职任副院长李靖介绍道。

旦增错姆就是这五个孩子之一。11月,两位分别来自那曲和昌都的先心病患儿也踏上了与她同样的治愈之旅。

远程诊疗

长期以来,西藏的恶劣的地理环境是内地难以向其输送医疗资源的主因。远程超声诊断的问世显然可以为当地医疗事业打开局面。

启动远程模式后,整个诊疗流程包括了听诊、初筛、术前检查、手术、术后恢复和复查,大概需要半年左右的时间,其中只有手术的过程受制于高原医疗条件,需要送到内地进行。

这种互联网+模式被广泛复制到高原先心病的诊疗上。

“可以先由我们拿听诊器听诊,如果听到杂音就使用便携的超声仪器做一遍初筛,对于无法确诊的小部分病人,我们再使用实时远程超声系统联系北京或上海的大专家们进行远程会诊,接下来就可以联系手术医院做术前检查,复查时发现的问题还可以利用系统远程请教。” 李靖说道。

这不仅省去了患病家属千里求医的长途跋涉,更实现了发达地区专家对藏区医生的跨空间指导,让“补心工程”的帮扶链延伸下去。

一场将目光对准高原先心病患儿,出动了首都医疗界、援藏医生团和跨国公司外援的“补心工程”已经轰轰烈烈拉开帷幕。